天方夜谭

你会喜欢童话吗?
写点东西自我满足
混邪老咸鱼 活在梦里
懒癌晚期 废物一个 究极杂食党

恋手癖男子

恋手癖男子

很短的小段子。
ooc是常态吧

----------------------------------------------
“我说……雷狮。”安迷修在坐立不安地经历了半小时思想斗争之后,还是皱起眉向隔壁提出抗议。

“嗯?”雷狮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声,目光仍然死死胶着在安迷修摩挲着方口杯的手上。

又是这种眼神,灼热到令人刺痛,甚至毫不收敛,简直让人连装作不知道都做不到。

这双手到底哪里好看了?安迷修抬起手,就着酒馆昏暗的灯光细细打量。

手指白皙而颀长,筋骨分明,细看却满布伤疤,新旧交替着。被割伤的,磨破的,甚至还有咬伤的……右手食指指腹上还留着被雷狮咬破的伤口,已经结痂了,但他还能感受到当时的触感。

温热的、潮湿的、暧昧的气息在之间缠绕,随后食指触碰到一片柔软,猩红的舌尖徐徐伸出来一点,烫的他下意识往后一缩,却被雷狮强硬地拉住不能动弹。随后更大一片的肌肤被包裹进口腔,尖锐的虎牙轻轻地噬咬着,雷狮抬眸扬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

“我还以为你聋了。”雷狮垂瞳居高临下地凝视他,“叫你雷大爷干嘛。”

“咳,没事。不是,我是说,”安迷修有种被抓包的隐秘羞耻感,躲闪着不去看那对绛紫色的眼。“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看着我的手”

“哦?”雷狮挑眉,拉长了声调显示出自己的不屑。“怎么,害羞了?还是说,我应该再多看看我们的没马骑士帅气的面庞?”

“如果你真的坚持的话,那你大概也会喜欢看这个吧?”不理会雷狮的调笑,安迷修把握成拳的左手举到雷狮的鼻子下面,弹出一个笔挺的中指,直指雷狮鼻孔。

“好啊,安迷修。”雷狮一字字把名字从嘴里挤出来,极其咬牙切齿。他握住那只作乱的手,将其主人踉踉跄跄地扯到店门外。

“怎么样,来打一架吧?我要是输了,再也不缠着你,反之,你这根手指……”雷狮捏住在掌心不安分乱动的手,将安迷修的中指掰起来。“你这只手指就归我了。”

“不公平,你的惩罚太轻了。”

“那随你怎么定,所以说,赌不赌?”雷狮看气来像是气疯了,安迷修此时也有点不冷静,甚至有些委屈。

我靠,约的那么多炮都当成是被狗日了。

安迷修答应了下来。

他召唤出双剑,向雷电萦绕的地方奔去。他们厮打了很久,从天黑打到破晓。直到安迷修倒在地上。

雷狮踢踏着走过来,周围扬起一片灰尘。他蹲下来提起安迷修的头,笑得肆意张狂,“骑士啊,你输了。”

“愿赌服输。”安迷修费力地抬起左手,把中指束给他看。

“愿赌服输。”雷狮说。

安迷修眼看着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盒子,是用来装手指的吗?他闭上眼睛,等着雷狮把匕首掏出来。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有冰凉的东西滑到他的指根。安迷修睁眼看,一个银质的戒指安稳地圈住他的中指。

“说好了,这根手指属于我了。”雷狮得意洋洋地握住他的手挥了挥,幼稚地展示给他看。“一旦成了海盗的东西,就再也拿不回去了。”








*左手中指带戒指是订婚的意思
求个婚还要打一架真他妈累——雷狮

【雷安/R18】Devil

一篇婴儿车

天使雷x恶魔安

为车而尬剧情别在意

---------------------------------------------------------------------------

事实上,安迷修被绑上木制十字架上的时候脑袋还是晕乎乎的,虚弱的恶魔搞不清是因为许久没有进食的缘故亦或是因为他的好邻居们突变的态度。

真是奇怪。安迷修费劲地抬起眼睑,视线从一张张愤懑不平的面孔划过,他可以轻易地辨认出所有人。比如说、正在吐口水的小孩曾经微笑着向他递来馅饼,掩住口鼻嫌恶地看他的小姐昨天腼腆地送他一束玫瑰,那位丢鸡蛋的妇人……他偏头避过伤害,想起那双温暖的手拂过头顶的质感。

“老师,人类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安迷修喃喃,然后感到身上刺骨的寒意。圣水的效果对任何一个恶魔都是绝对的,落难的恶魔很快显出了端倪,人群中进一步爆发出骚动,吵吵嚷嚷地把什么黏腻的东西泼在他身上,随即点燃了火把。

“呵。”毫不留情的嗤笑声从耳畔响起,安迷修寻着声音抬头,在灼灼火光之中找到一片飞扬的白。



安迷修是被水呛醒的。

或者说是在迷迷糊糊睁眼和雷狮对视后发现对方试图将他往河里摁吓得清醒起来,尽管他下一刻就被丢进了水里。

总之,始作俑者就是岸上那位恶劣的天使先生。“雷狮,我猜你把我救出来并不是因为我的死法有点不尽人意吧。”安迷修咳出几口水来,湿漉漉地往岸上爬。

雷狮伸出腿把他踹回水里,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事实上烧焦了的尸体和泡肿了的尸体都挺恶心,要我说的话肢解倒是挺适合你。”恶劣地说出完全不符合身份的话语,他转过身向着树林里走去,熙熙攘攘的树丛依稀可见一丝光亮。

“把你身上那股令人作呕的松油味洗掉。还有,”顿了顿之后雷狮回头警告“要是敢逃跑的话,我可不保证那群愚蠢的村民会有什么后果。”

安迷修花了不少时间来清理身体,同时也在思考雷狮为什么要救他,他计算了一下雷狮终于改邪归正做回正常天使去救死扶伤的可能性,得出零的结论。

而且,没有一个正常天使会救一个恶魔的吧,毕竟恶魔是不配被拯救的。安迷修垂下眼帘从水里离开,用仅剩的魔力烘干了衣服,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想知道雷狮救他的原因。

说不定他就是脑子不太清楚了呢。他最后望了一眼村庄的方向,走进了森林。

找到雷狮的时候他正靠在山洞壁边,盯着跳动的火焰,眼神晦暗不明,火光在他眼瞳中明灭。他说:“安迷修,我真希望你别过来。”

安迷修什么都没说,他只是觉得有点冷,和雷狮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围着火堆取暖。

“那些愚民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那种盲目又愚蠢的人你居然愿意被他们用火把烧死。”

“雷狮。”

“你现在这样子真像人类驯养的狗,安迷修,你真是越活越窝囊了,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换个身份你来当天使吧?居然还信奉什么狗屁骑士道,把自己搞的半死不活的样子,你真丢恶魔的脸。”

“雷狮,你想打架吗?!!!”安迷修愤怒地喘息,双剑架在雷狮的脖子上,双瞳的碧绿茂盛得将近要发光。

雷狮毫无抵抗地被按到在地,嘴角濡着一丝笑意,他略微抬头,丝毫不顾紧贴着脖颈的双剑,凑在安迷修耳边笑道:“诶,这样才有点样子。来,试着杀了我。”

“你疯了吗?”安迷修皱眉想收回剑,却被雷狮抓住了手腕。

“我说,再过三秒钟你就没机会了。真的不试试吗?”雷狮强逼着和他的双眼对视。

“什么?你至少得给我个理由……”安迷修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发现和雷狮已换了个姿势。

雷狮单手钳制住安迷修,看似亲昵地俯身在他耳边诉说:“我杀了那群愚民,这个理由怎么样。”


http://www.jianshu.com/p/40cf534c0210

链接不行的话评论里找吧
写的好像特别鬼畜( ̄□ ̄;)

闭关

想重修一遍文 感觉写的差强人意。
重新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