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方夜谭

你会喜欢童话吗?
写点东西自我满足
混邪老咸鱼 活在梦里
懒癌晚期 废物一个 究极杂食党

恋手癖男子

恋手癖男子

很短的小段子。
ooc是常态吧

----------------------------------------------
“我说……雷狮。”安迷修在坐立不安地经历了半小时思想斗争之后,还是皱起眉向隔壁提出抗议。

“嗯?”雷狮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声,目光仍然死死胶着在安迷修摩挲着方口杯的手上。

又是这种眼神,灼热到令人刺痛,甚至毫不收敛,简直让人连装作不知道都做不到。

这双手到底哪里好看了?安迷修抬起手,就着酒馆昏暗的灯光细细打量。

手指白皙而颀长,筋骨分明,细看却满布伤疤,新旧交替着。被割伤的,磨破的,甚至还有咬伤的……右手食指指腹上还留着被雷狮咬破的伤口,已经结痂了,但他还能感受到当时的触感。

温热的、潮湿的、暧昧的气息在之间缠绕,随后食指触碰到一片柔软,猩红的舌尖徐徐伸出来一点,烫的他下意识往后一缩,却被雷狮强硬地拉住不能动弹。随后更大一片的肌肤被包裹进口腔,尖锐的虎牙轻轻地噬咬着,雷狮抬眸扬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

“我还以为你聋了。”雷狮垂瞳居高临下地凝视他,“叫你雷大爷干嘛。”

“咳,没事。不是,我是说,”安迷修有种被抓包的隐秘羞耻感,躲闪着不去看那对绛紫色的眼。“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看着我的手”

“哦?”雷狮挑眉,拉长了声调显示出自己的不屑。“怎么,害羞了?还是说,我应该再多看看我们的没马骑士帅气的面庞?”

“如果你真的坚持的话,那你大概也会喜欢看这个吧?”不理会雷狮的调笑,安迷修把握成拳的左手举到雷狮的鼻子下面,弹出一个笔挺的中指,直指雷狮鼻孔。

“好啊,安迷修。”雷狮一字字把名字从嘴里挤出来,极其咬牙切齿。他握住那只作乱的手,将其主人踉踉跄跄地扯到店门外。

“怎么样,来打一架吧?我要是输了,再也不缠着你,反之,你这根手指……”雷狮捏住在掌心不安分乱动的手,将安迷修的中指掰起来。“你这只手指就归我了。”

“不公平,你的惩罚太轻了。”

“那随你怎么定,所以说,赌不赌?”雷狮看气来像是气疯了,安迷修此时也有点不冷静,甚至有些委屈。

我靠,约的那么多炮都当成是被狗日了。

安迷修答应了下来。

他召唤出双剑,向雷电萦绕的地方奔去。他们厮打了很久,从天黑打到破晓。直到安迷修倒在地上。

雷狮踢踏着走过来,周围扬起一片灰尘。他蹲下来提起安迷修的头,笑得肆意张狂,“骑士啊,你输了。”

“愿赌服输。”安迷修费力地抬起左手,把中指束给他看。

“愿赌服输。”雷狮说。

安迷修眼看着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盒子,是用来装手指的吗?他闭上眼睛,等着雷狮把匕首掏出来。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有冰凉的东西滑到他的指根。安迷修睁眼看,一个银质的戒指安稳地圈住他的中指。

“说好了,这根手指属于我了。”雷狮得意洋洋地握住他的手挥了挥,幼稚地展示给他看。“一旦成了海盗的东西,就再也拿不回去了。”








*左手中指带戒指是订婚的意思
求个婚还要打一架真他妈累——雷狮

评论

热度(26)